潜望|折叠屏手机颠覆iPhone的狂想与现实
2019-11-28

划重点:

    可折叠屏柔派手机最大特点是折起来像是一个塞了太多钱鼓胀而起的钱包,打开成为一个平板电脑,两种状态下都可以使用屏幕上的APP。若是按照一线手机厂家的品质标准上市,且能量产,除了三星有可能,其余几家尚不具备量产能力,有些只是做出DEMO。苹果iPhone当年所用的触控、显示屏里都是用ITO(氧化铟锡)做透明电极,这种材料不能弯折,折叠屏需要寻找新材料代替。

《潜望》作者 卜祥

“折叠屏怎么折的?”“多少钱?”“在哪里能买到?”“能折多少次?”

11月中旬深圳高交会上,柔宇展台工作人员拿出首款可折叠屏柔派(FlexPai)工程样机向腾讯《潜望》作者介绍,很多现场观众围了过来,问出各种问题。在智能手机同质化严重,难以吸引眼球的今天,可折叠屏手机出现,确实重新吸引了普通人注意力。柔宇展台相比周围展台热闹很多。

折起来像是一个塞了太多钱鼓胀而起的钱包,打开成为一个平板电脑,两种状态下都可以使用屏幕上的APP,这是可折叠屏柔派手机区别于眼下主流直板智能手机最大特点。

10月31日,柔宇首先发布了折叠屏手机。紧随其后,11月份三星开发者大会上,三星拿出折叠屏手机样机,宣称2019年推出百万台产品。至少在安卓阵营,作为替代方案出现的折叠屏已经是一个创新的重要可能性,除了柔宇和三星,很多公司都跃跃欲试

OPPO于2018年4月份获得一项专利,名为“旋转机制和可折叠移动终端”,另外还有一项专利内容为“铰链组装,旋转机构和可折叠移动终端”。这些读来拗口的专利名称指向向外折叠柔性屏幕。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每3~6个月都会跟踪一下折叠屏进展,已经持续3年多时间。华为手机负责人余承东也表示择机推出折叠屏手机。

可折叠屏手机的虚虚实实究竟如何?《潜望》多方走访发现,尽管尚处于整个行业尚处于萌芽阶段,投资者、材料厂商和手机厂商等已经开始奔走、观察和下注,全力做着可折叠屏手机正式爆发前的准备与努力。

一场争上游的牌局正在激烈进行。

折叠苹果?折叠未来?

身材匀称的80年后创业明星、柔宇科技董事长刘自鸿,看上去腼腆得像是大学生,坐在布置得像是国企会客室中方方正正的沙发里,他向《潜望》引用了一个词——“屏幕之民。”

这词最早由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创造,以此来指称未来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屏幕世界。“屏幕无处不在,我觉得这个词挺好。”刘自鸿说。凯文·凯利 在科技界有一定名声,其所撰写的《失控》在国内影响了科技大咖。为此,他把凯文凯利从美国请到10月31日在北京的柔派发布会现场站台。

刘自鸿需要找到一个制高点,以表明柔宇公司正站在一个新的可折叠屏风口上,前程远大。

从2014年8月初发布0.01毫米厚的柔性显示屏并建厂量产后,柔宇几乎成为与大疆无人机齐名的深圳高科技创业公司代表。公司估值过50亿美元。

此后,柔宇做出一系列探索性的消费电子产品,比如火炬、头盔Moon和手写本等。在京东商城,999元柔宇手写本是柔宇系列产品中人气最高的产品,买家评论量在4400+,其余很多1000条评论以下。这些产品大多数在推出后,先驱变“先烈”,销量廖廖。

柔宇渴望推出爆款产品。经过6轮融资,柔宇融资进程上一轮到了E轮,尤其是投资110亿元建立柔性屏生产基地之后,整个公司来到一个需要重新厘清定位的关口。“这几年有一些商业战略上的调整。最开始公司创立时候,2B还是2C,我们真没有想太多。在发展过程中,有的时候会逼着你做一些很重要决定。”刘自鸿告诉腾讯《潜望》。

推出首款能够下单购买的折叠屏手机成为柔派要抓住的一个新机会。刘自鸿对这款折叠屏手机期望很高,认为其能颠覆2007以来第一代iPhone确立的智能手机样式。“苹果发布iPhone标志着智能手机时代开始。过去十年,手机行业整体硬件、软件和操作系统都有迭代,都不算一个革命性、颠覆式创新。”

他分析,过去十几年当中,手机有几个矛盾一直没有解决,其中之一是屏幕不够大。手机屏越来越大,一旦超过六寸,会出现另一个问题,“不够便携。”大屏另一个问题是容易摔碎屏幕。

为此,刘自鸿称已经蓄力两年之久。首先是柔性屏折叠,与苹果iPhone所用的触控屏材料不同,可以弯曲,打开后像iPad大小。其次是配套工艺与材料,“我们那个铰链花了1012天,100多个元器件,测试要有117项。”

高交会现场,柔宇工作人员对折叠屏手机柔派进行了暴力测试,用车钥匙、笔、叉子等尖锐物体对柔派表面的屏幕来回刮擦完,柔性屏完好无损,没有一点刮痕。

这些优点能否征服消费者?有待时间给出证明。刘自鸿没有给出8999定价柔派发售后订单和售卖数据。不过,可以肯定,当年罗永浩推出第一个锤子时首日付款订单量突破5万台的盛况没有出现。

目前,柔派的出现,更多引起的是智能手机业内人士关注。腾讯《潜望》作者综合业界给出的评价集中于两点,其一,两屏折叠处R角很大,尚未做到极致,达不到便携目的。与眼下直板式手机比较来,整体上要厚了两三倍。其二,手机外屏既要软得能折,又要有硬度,本身是一对矛盾。业内人士担忧柔派所用的塑料膜盖板方案,只能做到实现几万次折叠。

刘自鸿不担心折叠次数,“我们这种屏幕弯折20万次。”他表现得信心比较足,对于柔派软件卡顿、闪退问题,有团队每天在迭代。

他甚至相信下一个十年,是属于折叠屏的十年。摆脱“先烈”的命运,等着他去破局。

OV摸索与谨慎乐观

柔宇在国内率先打响了折叠屏第一枪,以创新挑战者姿态出现,引发了一拔行业人士关注热度。不过,行业内在研究一番产品后平静下来,把警惕的目光投向了三星。三星不但有着手机存储芯片、处理器、显示屏等关键器件的科技能力,“折叠屏技术、手机已经研发五年了。”给三星折叠屏送银纳米线原料的华科创智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喻东旭说。

如果叠加5G因素,极致带宽、零时延,下载一部电影是几秒钟完成并可以观看,将把智能手机应用推到一个新高度。激烈的技术竞争又将会形成一种智能手机淘汰与洗牌力量。

从规模、技术、市场等等维度来看,“你会不会担心一些巨头进来,通过资源优势,把柔派新品类生长空间给迅速挤压掉了?”腾讯《潜望》问刘自鸿。

“谨慎乐观。”他回答。柔宇需要跑得再快些才有突破重围希望。柔宇之外,国内手机厂商早已有了行动。

2016年,OPPO曝光过一台可折叠的柔性屏原型机,从当时的照片来看,这台原型机已经可以实现屏幕完全折叠。这表明从那时候OPPO就开始了相关技术预研。

限于技术原因,量产无法实现。OPPO回应腾讯《潜望》称,“我们坚定认为折叠屏技术必将引领后面几年手机市场发展方向。即使短时间内可能由于一些技术限制,终端产品的美观度以及实用性并不会很好,但方向没错,产品也会一代一代迭代得更好。”

柔派遇到的折叠屏弯折半径过大问题,vivo研发人员目前也解决不了。以折叠方式区分,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归纳出大概两种方式,一种是打开是18:9,折起来比较小,像化妆盒,翻开后与现在的手机没有太大区别,屏幕不会增加太多。一种是内折或外折,合起来是18:9,翻开接近1:1,会大一些,像Pad。三星采用前者,柔派采用了后一种的外折方式。

无论哪一种方式,都要解决折叠后R角过大问题,这会影响到厚度与美观。

OPPO研发人员还苦恼于目前暂时也找不到一个合适比例。当前常规屏幕比例是19.5:9,但打开时屏幕接近方形,这种尺寸只适合一种情况,是分屏。分屏成为OPPO所找到的目前折叠屏体验比现有直板手机体验好的地方。下一步,OPPO在探索通过OS设计出一些直板机没法实现的创新性体验。

再往后,可折叠屏在手机终端公司和互联网公司一起努后,或许能发现更多体验提升的应用场景。只有找到折叠屏所能带来的独有体验,才是折叠屏存在的理由,不能为折叠而折叠。

柔派所用的当前折叠机构方案未能让OPPO和vivo满意。OPPO表示,“从转轴供应链来讲,目前也还没有哪个厂家的方案能达到量产上市的水准。

vivo胡柏山告诉腾讯《潜望》,做铰链的顶级公司安费诺飞凤,以前是诺基亚供应商,现在给苹果供货,仍然尚未找用到轻薄和耐用的方案,用不锈钢材质,加上复杂的结构,最终会很重。

经历了2G、3G,再到4G,胡柏山在vivo公司逐渐摸索出一套产品研发的方法论,左手技术创新,右手消费者需求,只有两者相结合,才能爆发出生命力。在他看来,受三星、柔宇等折叠屏手机刺激,“明年肯定会有一些厂商出些小批量产品试水,但是我不认为明年会大量流行。”

即便5G来临,他认为是一个趋势,有很多好处很多,但是坏处也不少,高频率手机,对电池容量、天线布置等都提出挑战。

“折叠屏与5G需求有一些冲突。”胡柏山说。

只剩一年时间赛跑

上游折叠屏供应商现有三星、LG、京东方和维信诺等几家。若是按照一线手机厂家的品质标准上市,且能量产,除了三星有可能,其余几家尚不具备量产能力,有些只是做出DEMO。

经过酝酿、摸索,经过OLED屏大战,接下来一年时间是产业链成熟的关键时期,屏幕供应商也与手机厂商一样,在加速奔跑。这些柔性屏幕生产商在等着更上游的新材料技术公司研发突破与生产改善。

苹果iPhone当年所用的触控、显示屏里都是用ITO(氧化铟锡)做透明电极,这种材料不能弯折,折叠屏需要寻找新材料代替。华科创智董事长喻东旭介绍,“用银纳米线代替ITO已成主流。替代技术之一金属网格(Metal Mesh)弯折100次就开露。用纳米银线材料做成电极,可以折叠20万次。”

2014年,意识到银纳米线是一个创业机会,喻东旭找到香港温姓教授一起,成立了华科创智公司,自主研发银纳米线材料,用到柔性可折叠屏中去。

驾驭银纳米线是一项有门槛技术。银离子很活跃,容易迁移和氧化,像两根牙签,粗了容易搭到一起,必须要足够细才行。

在美国,Cambrios公司从2003年设立公司,研发包括银纳米线在内的材料,一直到2014年,共融九轮资,烧掉了几亿美金,没有挣到钱,最终委身三星公司。三星注意技术保密,喻东旭猜测,三星可折叠屏里的膜由Cambrios提供。

用了四年时间,从2014年的80纳米开始,至今年,喻东旭的公司已能小批量生产出8纳米银纳米线。只不过还不太稳定,目前量产13纳米银线。同样条件下,越细的银纳米线在外观、导电性等方面更具优势。

一次日本之行增强了喻东旭创业的信心,日本合作伙伴告诉他,依据华科创智研发的银纳米线配方,做出的柔性膜,已经能与Cambrios公司媲美。喻东旭趁势融了一笔钱,花了5000万人民币在江苏建立大尺寸电容生产厂;还建立了一条银纳米线涂布线,年设计产值8亿,产能为300万平方米导电膜。

今年,为了加速扩展,喻东旭启动了B+轮融资,已经有多家投资公司参与了报价。他想尽快筹到钱买进生产设备,招募人才,集中用于手机折叠屏攻关,主要是在可折叠屏外层,增加可触控sensor模组,并进一步除低成本。“银纳米线做成的基础屏幕像一张纸,要做成一本书才是可用的屏幕。”喻东旭打了一个比方。

而做sensor会对膜有要求,对膜有要求就对银纳米线(墨水)配方有要求,相比Cambrios,喻东旭的野心更大,他想通过组成一个银纳米线配方、膜和sensor的循环,在相互作用中加快前进。然后把产品卖给下游屏幕生产商,再进入手机厂商。

“公司估值13亿还是15亿,差别不大,不纠结这些,尽早拿到钱把事情做起来更加重要。”喻东旭为此想了一个技巧,寻求尽可能多的投资公司,最终让三五家PK。

咨询过华科创智公司融资的朗玛峰创投合伙人毕春广告诉腾讯《潜望》,对于银纳米线材料的投资这几年一直很火,甚至像深创投,策略有些像投资赛道,不仅投资了华科创智,还投资了其竞争对手诺菲科技。但是,即便今年经济寒冬,投资人更谨慎,但是有眼光的投资者仍然会出手。

这些都关系到中国在柔性屏产业链上能否奋起追赶。过去十几年,国内屏幕一直落后于日、韩等国,柔性可折叠屏或许是一个弯道超车机会。在最近举办的开放者大会上,京东方亮相了折叠屏手机样机。腾讯《潜望》作者听闻维信诺于柔性屏更加激进,憋着劲赶超前面的对手,策略之一是想把屏和触控做在一起。

至于柔宇,有人猜测其柔性屏可折叠屏源自美国硅谷一家叫C3公司产品。柔宇董事长刘自鸿坚称柔性屏来自自家生产基地。

尽管处于转型期间,刘自鸿在采访结束前,告诉了腾讯《潜望》一个好消息,柔宇最近三个月,柔性屏产线投产之后不久,“已经签了近40个亿订单,增长比较快。”

要折叠下一个十年,第一年很重要,柔宇已然处于关键时期。